流萤

【周叶】自始至终

起初他们并不知道,这种感情原来叫做爱情。

 

 

周泽楷终于结束一天的拍摄行程,离开摄影棚坐进车里时,车窗外已是暮色四合。然而连轴转了一整天的他仍然得不到喘口气的机会,接下来还得在合作公司总经理的陪同下出席产品发布酒会。

虽然对于荣耀联盟的脸面来说,广告和宣传照的拍摄早已是家常便饭,但这种超高强度的工作方式他仍然算不得习惯。赛季中是不可能安排这么密集的拍摄行程的,季后赛开始后更是完全停止了一切广告宣传活动,毕竟战队的首要目标还是夺冠。总决赛结束后,周泽楷只得到了一周的休息时间,便不得不飞赴B市,开始补堆积如山的欠债。

到达酒店后,李经理八面玲珑地到处招呼,周泽楷也惯例的在一旁当壁花,反正也没人对他的交流能力抱什么期待,只适时握一握手,露几个笑容就好。他的大脑在这种时候是全然放空、只维持最低限度的运转的,倒算是这繁忙的一天里难得的清净时光了。

直到某个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得让人目眩的男人迎面走来,李经理称呼着“叶总”迎上去,周泽楷才把意识猛地拉回来。

那男人有一张他再熟悉不过的脸。

周泽楷的大脑快速地运转起来。然后听到李经理向他介绍:“这位是叶氏集团总经理,叶秋。”

 

 

斗神叶秋。

三连冠王朝的缔造者、大部分精华攻略的创作者、无数技法及战术的设计者,在荣耀世界里,叶秋是每个玩家、职业选手和评论家、媒体都不可能避过的名字。

起初人们学习他、崇拜他、将他奉为神祗,顶礼膜拜。后来群雄并起,有人不免开始想,神会不会被打败呢?神会不会泯然于凡人呢?将叶秋捧上神坛的同一批人开始鼓吹神权交替,期待王朝衰退、斗神陨落的悲歌。到第八赛季叶秋退役时,这个剧本几乎得以实现——几乎而已。

即便在那时,周泽楷也从未相信过叶秋会一去不返。被视为叶秋最强有力的挑战者的他,反倒比一般人更清楚叶秋到底有多么强。叶秋的强,有时候甚至不是不在同一层面上的人可以理解的。所以他认定君莫笑是叶秋,因为“很厉害啊”,所以当所有人都肆无忌惮地嘲笑草根兴欣的夺冠宣言时,只有他会觉得“对付叶修很难”,即使当时他已两冠在手,被视为毫无争议的荣耀第一人。

果然,叶秋——复出后改用了叶修的名字——创造了奇迹,在一对一的单挑中战胜了周泽楷,又带领兴欣从两冠王轮回手中硬生生地抢下冠军。赛后周泽楷毫不吝啬的给出了“伟大”的评价,人们也开始赞颂归来的传奇——但是在这一片讴歌声中,叶修闪电般地再一次宣布退役了。

这一次真的是永诀吧。以叶修的年龄,不可能再蛰伏一年后复出了。

他再也无法在荣耀赛场上挑战叶修,也不可能再听到叶修说“加油,差一点你就可以赢我了”。

那一点成为了永远无法填补的距离。

 

 

周泽楷当然并没有把面前的人认成是叶修。即使那张脸在乍见时非常具备视觉冲击力。毕竟神态气质方面相差甚远,太难混为一谈。

对方在听得李经理介绍“这位是国内最好的电子竞技选手,周泽楷,我们公司的新任代言人”时,带点探究和好奇的打量他几眼,便微笑着伸过手:“周先生,幸会。”

随后叶秋面带笑容与李经理随意闲聊几句,周泽楷在旁听着,也觉如沐春风。叶秋待人接物极有分寸,言谈举止彬彬有礼,跟某个有着相同容貌的人简直是天壤之别。周泽楷想了想如果是那个人,在这种情况下会说什么,不禁想起他在第十赛季全明星赛上抢白得司仪欲哭无泪,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待到终于转完一圈,可以休息下吃点东西的时候,周泽楷却觉得没有什么胃口了。他趁李经理吃完一盘食物稍作休息的机会,终于下定决心,指一指不远处众星捧月的叶秋,问道:“叶……经理,家住哪里?”

李经理颇吃惊,见面数次,这还是周泽楷第一次主动跟他讲话,而且问的还是这么跳脱的一个问题。他讶道:“周先生为什么问这个?”

周泽楷回答:“想知道。”

李经理审视他良久,不得要领,又知自己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周泽楷嘴里撬出话来,只好说:“这个我也不清楚。回头我帮你打听一下?”

周泽楷点点头。

 

 

待到周泽楷从拍摄地狱中彻底脱身,已经是两天后的中午时分了。战队给他订的返程机票是第二天一早,他便多出半天空闲时间来。

周泽楷吃完午饭,打算好好睡上一觉。然而不到半小时便醒过来。他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听到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李经理发来的短信,内容正是叶秋家的地址。

周泽楷不假思索地起床,穿好衣服出门,拦了辆的士,给司机看了短信,便坐进去。

来到叶宅门外时,周泽楷也不免被宅邸的占地面积震了一下,毕竟这是在寸土寸金的帝都。再想想叶修那常年不修边幅的随性穿着,更生出荒诞感。

他按了门铃。对讲机里传出声音:“您好。”

周泽楷说:“我找叶修。”

“请问您的名字?”

“周泽楷。”

“好的,周先生,请您稍等。”

过了片刻,铁艺雕花大门在他面前打开,风度卓然、面目慈祥的老者对他微微鞠躬:“周先生,您好。大少爷请您去他房间。”

周泽楷跟在管家身后穿过庭园和大厅,又走上楼梯。管家停下脚步,伸手敲门,道:“大少爷,周先生来了。”门里传来“进来”的声音,管家拧动把手,周泽楷这才清晰地意识到,他就要再一次见到叶修了。

 

 

叶修的房间宽敞明亮,干净整洁——又或者过于宽敞了一些,除了一张大床,一张木桌,一把椅子,一排靠壁打造的衣橱,一台柜式空调,便再没有什么家具了。比宾馆房间还要空白,几乎看不出任何主人的痕迹。

管家在周泽楷身后带上门。房间里便只剩他们两个。叶修坐在桌前唯一的一把椅子上,向周泽楷点个头算是招呼,又指指床:“小周坐啊。”

没有其他能坐的地方,周泽楷只好客随主便的在床上坐下。他看看叶修,叶修面前摆着一台电脑,此时画面停留在桌面上。周泽楷眼尖的扫到桌面上并没有荣耀图标,电脑也没有装荣耀读卡器,也不知道他进来前叶修在做什么。电脑旁摆着一支护手霜,和周泽楷惯用的是同一个牌子,大约可算是这房里唯一能代表主人个性的东西了。周泽楷想到自己很可能是这个房间的第一个外来访客,脸上的热度不由得稍微高了些。

叶修看他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便问:“小周找我有事?”

周泽楷张张嘴,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只扑闪着眼睛,努力地露出友善的微笑——就跟他大部分时候在叶修面前的表现一样。睫毛可真长啊,叶修不由感叹了下,想想重点错,又换了个问法:“怎么找来的?”

这次周泽楷回答了:“晚宴,碰到叶秋。”

“哦,然后呢?”

“……问到地址。”

叶修觉得这句话信息量颇大。

叶修对周泽楷素来印象颇好。毕竟周泽楷荣耀技术精湛,又不因盛名而自傲,能以个人实力带动团队提升,向来被他拿来做唐柔的正面榜样。再加上性子沉静从不惹事,想不生好感也难。他自然清楚得很,周泽楷之不爱说话,跟俊美容貌、无解技术可并称为他的三大招牌,周泽楷能主动开口问叶秋家的地址,被问的人估计下巴都要掉了吧,估计是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会不会得出周泽楷对叶秋一见钟情的结论……等等我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

好吧,大约是觉得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能令一个人战胜本性的,必须不是恨就是爱,小周看起来不像是记恨哥抢了他的冠军,要上门真人PK的样子,那就只能是爱了……STOP,这个思路根本不对!

叶修想起周泽楷在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是一位伟大的选手”,掷地有声的坚决样子。周泽楷面对媒体常年都是几个字应付,能回避就回避,但似乎每次遇到有关他的问题,都会非常认真的挤出不少字来,从来也没有避重就轻过。他想到某种可能性——但是不,那怎么可能……

于是叶修微微带笑,用非常轻松的语气问出来:“小周你该不会是喜欢哥吧。”

这句话说完,就看到周泽楷睁大了眼睛,似乎恍然大悟的样子。他又想一想,抿抿嘴唇,下定了决心。

“对你的感情在喜欢之上,”周泽楷缓慢但清晰的说:“叶修,我爱你。”

……后来叶修想,毕竟还是低估了周泽楷,在场上勇于破局、无解的枪王,在场下也点满了一击必杀的技能什么的,太犯规了。

然而在理智清醒之前,内心喷薄而出的喜悦毕竟无法忽视。叶修叹一口气,凑过去,缓慢而坚决的,封住了那张漂亮的薄唇。

 

 

彼此都是身心健康的男青年,告白的地点是有一张大床的房间,之后会发生什么简直不言而喻。

两人都素来以为自己清心寡欲,只与荣耀女神做伴便够了。此时才知道不过是没有遇到对的人。他们急切的亲吻着,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汲取着对方的气息,不知羞耻地交缠在一起。就像皮肤饥渴症晚期的病人一样,果断地放弃了治疗。叶修脑海里一瞬间闪过“大白天在家里做这种事情好吗”的念头,但下一秒便又被欲火焚烧得彻底失去理智,只想融化在周泽楷身上,或者让周泽楷融化在他身体里。

待到理智终于回笼,时间已过去数个小时。叶修喘着气,感觉自己身上全是黏黏糊糊的液体,汗水和泪水,两个人的体液,被体温融化的护手霜,将他裹成湿漉漉的一团。床单已经皱得完全不能看了。周泽楷的胳膊搂着他,令人心动的力度和热度。明明身体已经不可能承受更多,叶修还是吃力的翻过身,腻过去吻他。

又耳鬓厮磨了一会儿,看看快到晚饭时分,叶修终于挣扎着爬起来去浴室洗澡——还是要挤出时间收拾一下的,这种现场让佣人看到未免也太耻。

洗完澡,他从衣柜里翻出一套衣服给周泽楷换上。刚刚他俩太激动,射第一次的时候周泽楷都没来得及把衣服脱完。幸而二人身量相差不大,叶修又素来偏爱宽松休闲的款式。不过对他而言的宽松款周泽楷穿上便是紧身款了,美好的线条凸显出来,简直让人把持不住——只可惜身体和时间都不允许再来一发了。

叶修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指挥周泽楷从柜子里翻出新床单,把弄脏的床单和衣服团起来扔进提袋里,再把新床单铺上。铺到一半,门上响起“笃笃笃”的敲门声,管家一丝不苟的声音响起来:“大少爷,老爷请您马上过去书房,有要事相商。”叶修咳嗽一声,扬声应了好。

他扶着腰站起来,叹口气,说:“算啦,等哥回来自己铺吧。”又指指提袋:“嗯,这个你带走处理一下,我不好弄。”周泽楷乖乖点头,提起袋子,跟在叶修身后。走到门口,叶修伸手要去按门把,又收回来,转身把周泽楷推倒在门上,在他嘴唇上响亮的亲一下,摸摸他的脸:“小周乖乖等着哥去找你啊。”周泽楷心里荡漾一下,欲待还击,叶修却径自打开门走出去了。他只好在心里默默记上一笔。

叶修自前往书房,让管家带周泽楷出去。管家对于周泽楷几个小时不见便换了一身衣服,又提着一个可疑的袋子一事没有任何置评的意思,只一路带他出了叶宅,鞠躬道别。

 

 

周泽楷离开B市时心情平静而幸福。纵然这发展并不在他的预想之内,但绝对符合他的期待。事实上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也冒出了“真像是一场梦”的想法,然而叶修借他的衣服仍挂在床头,洗净叠好的床单安静的躺在行李箱里,证实着某些事情曾经真实发生过。

之后他依然忙于堆积成山的拍摄任务。叶修一直没有联系他,但周泽楷心里并不觉得不安,他知道只要叶修想找他,总是能找到的,如果叶修不想找他……不,那是不可能的。

几天后周泽楷收到邀请函,前往B市参加为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而成立的国家队的集训。周泽楷想,这也挺好的,叶修来找他就比较方便了……叶修能早点来就更好了,晚了说不定他就出国了。

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再见到叶修会是这样的场景。

 

当喻文州说出“不是,我这个队长其实也不用管多少事,上边说还有指派给我们一个领队,由来他全权负责。……据说是内行。”的时候,周泽楷的心跳漏了一拍,然后激烈的跳动起来。

国内最顶尖的荣耀选手汇聚一堂,如果说还有一个人能有资格有能耐对他们全权负责的话,那个名字几乎不需要有任何疑问——

会议室的门就在这时候被推开了。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集火“我靠,你谁,你干嘛来了?”、“不是说好的退役吗?”、“是啊,这么快又复出了?没完没了啊!”、“还能不能靠点谱?”时,觉得挺高兴(叶修来了,而且可以跟叶修一起打荣耀,简直不能更棒),又有点伐开心(叶修居然没有通知他一声)的周泽楷终于忍不住,小声接了句:“就是。”

“都闭嘴!”叶修阴沉着脸,没等其余人开口就全打断。“以为我愿意来吗?都是被逼的。竞技总局的局长直接打电话给我老头,说要让我去为国争光。这四个字彻底击中我家老头要害。”他若有若无的瞟了一眼周泽楷,眼神里写着“长进了哈?”:“我床·单·还·没·铺·好就被轰出来了。”

周泽楷脑子里轰的一声燃烧起来。

 

 

虽然终于又可喜可贺的见上面,但毕竟大赛当前,都是有责任感的职业选手,孰重孰轻自然拿捏得清。每天的生活就是吃饭睡觉训练,研究对手制定战术演练配合磨合阵容,完全挤不出你侬我侬的谈个小恋爱的时间和心情,但心意互通的二人还是觉得这样枯燥乏味的日常甜蜜无比——每天早上能向对方道一声“早安”,在同一张桌子上吃着同样的饭菜,在PK与合作中交流经验与不足,为同一份荣耀而奋勇向前。

简直美好得不像是真的。

 

在苏黎世加冕为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冠军时,叶修拿到了他的第五个冠军戒指。——毕竟领队身份之外,他也是作为编制外的非正式选手报了名的,虽然并没有发生需要他替换上场的意外,不过就像NBA的板凳球员也有冠军戒指一样,颁发给全队的荣誉自然也有他一份。

在颁奖台上,叶修看着手里的冠军戒指,啧一声:“哎,这下哥都凑足一手的戒指了,连个留给婚戒的地儿都没了。”

他一句话拉足了仇恨,顿时就不少人要扑过来真人PK。叶修便一边嚷嚷着:“某些同志注意素质啊!”, 一边往周泽楷身后躲。周泽楷笑,配合着张开双臂挡住他。

后来,整个颁奖台化作了欢乐的海洋——虽然在场拿过联赛冠军的也不少,但世界冠军总是稀罕的头一遭。狂欢的时刻一切都是被允许的,所以当叶修手握金杯让苏沐橙拍完一张照后,周泽楷便走到他身边,坚定地将手按到他的手上,和他一起握住奖杯。他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和叶修戴在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轻轻碰撞在一起。

苏沐橙眨眨眼睛,按下快门。

周泽楷修长的左手包裹住叶修的右手,紧握住代表最高荣耀的金杯。那个画面,在镜头下凝结,成为永恒。

 

 

起初是高山仰止的神祗,后来是遥不可及的前辈,再后来是势均力敌的对手,如今是亲密无间的伴侣。

这条漫漫长路,终于走到终点。

 

END

 

原作最后一章梗。这篇文原名叫做床单这种事我会说出来吗

为什么单纯的一个床单梗最后变得这么长。都是有一个太热爱开脑洞的小伙伴的错

评论(5)
热度(133)

© 流萤 | Powered by LOFTER